自行承担交易风险 本广告属商家付费投放 我们商城不承担任何责任

image.png

有时候你跟妹子约会,不一定非要自己绞尽脑汁的去想聊什么话题,很多时候可以巧借氛围来开启一些随机话题,比如这家店的音乐啊、装修风格啊、甚至可以从周围人的谈话中找到灵感。

/

案例|George(学习助理)

本来我是不打算写这篇案例的,因为这个案例也已经过了很久了,但是应广大兄弟们的需求,以及补充一些后续(关于长期关系的博弈),便不辞辛苦的把这篇帖子写出来,供更多的兄弟们学习和参考。

2017年9月9日,周六,带一个兄弟在世贸天阶那边搭讪了一下午,但是正妹出奇的少,我们游走了几个小时,发现收获不大,我便决定把战场转移到三里屯,毕竟要雨露均沾嘛。

九月份正是北京最舒适的时候,不冷不热秋高气爽,街上的妹子也各个都打扮得绚丽夺目,光彩耀人。随着战场的转移,故事也就这样发生了。

到三里屯时天色已晚,大概是晚上九点多,我们游走了两圈,收了几个号,但我还没有找到适合即时邀约的目标。

(这里要说明一下,看过我以往帖子的兄弟们应该都知道,我的搭讪风格更多的是即搭即约,讲究效率和快准狠,而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收个微信号,又风尘仆仆的走掉。)

眼看三里屯一层的广场上已经没什么资源,我们便上了二楼看看有没有更多的目标。

这个时候惊喜出现了,我敏感的小雷达瞟到星巴克门口的座椅上,有一位身材高挑、身披轻薄红色大衣的正妹坐在那玩手机,旁边放着一个小提袋,从她的肢体语言我判断出她应该是快要走了,而且很有可能是一个人。

我果断往她坐的那个方向走近,想仔细确认一下长相和五官,但当我从她座位旁走过时,她正低着头玩手机,只能判断出大体五官是 ok 的。

我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的环境,准备找个椅子拉到她旁边坐下开场,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起身了,往扶梯的方向走去。

我果断上前准备开场,但我的社交直觉立马告诉我等一下,因为此时的人流量比较大,如果我跟她站在扶梯上交流的话,肯定会被来来往往的人群打断,不如等下了扶梯以后,到一楼宽敞的广场上再开场,更利于我们之间的沟通。

“Hi!” 下了电梯左拐走了几步,我在宽敞的广场拦截住她。

“..?” 她一脸懵逼。

“就是觉得你身材很高挑,气质很吸引人,没多想就过来了,认识一下”,这时我看清了她的长相,确实很正,精致的五官,恰到好处的妆容,还搭配了一对带白色绒球的耳坠,我满怀欣喜。

“哦哦”,她身高大概 178-180 cm,很瘦,高我半个头,俯看着我。

“我今天在这边办事,刚跟朋友聚完,正准备回去,然后就看到了你,你怎么一个人在逛啊?”我主动介绍自己。

“嗯..对啊,我买了点东西随便逛会儿就回去了。”

“你是模特吗?” 我看她身材确实挺不一般,

“嗯,也有在做传媒,” s 回答道。

“是吗?我跟我几个朋友一起做移动互联网,自媒体。”

“嗯嗯。”

“诶,你一会儿没什么安排吧?” 我问。

“额..没有,准备回家。”

“那我们一起喝点东西聊聊天吧,这上面三楼有家店,环境还挺不错的”,虽然她比我高不少,但我仍然直视着她的眼睛。

S 犹豫了数秒,她看我边说身体边往那个方向转,便也答应说:“嗯,好吧。”

我们再次上了电梯,我准备带她去三楼的 Cantina Agave ,这也是我第二篇案例中提到的带Vivi去的那个茶餐厅(往事不堪回首…),路上我们边走边聊。

我问她:“你是哪年的?”

“89 ,你呢?”又是一个比我大的,我心想,还大那么多。

“你觉得我像多大?”我反问她。

“你应该… 91 ?.. 92 ?” s 打量了我一下猜测说。

“我 94 的”,我回答。

“啊,好小啊!” 她有点吃惊。

“你长这么高,是不是很少有男的敢主动接近你?我有个朋友也是长得很高挑,她就跟我说,从小还是有很多男生会打她的主意的,但是因为她太高了,他们都不太敢接近,所以其实追求者比较少。” 我没有理会她,继续说道。

“对啊,这样不也正好帮我筛选掉一些人。” s 坦白回答说。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清吧门口,我为她拉开门,随后一起进去,我带领她径直往楼上走去,因为外面是露天的阳台,环境非常舒适,可以吹着晚风喝着东西。

然而现实是上去以后发现坐满了外国人,成群结队的老外在上面开 party ,我巡视了一圈,才勉强找到两个空位过去坐了下来。

刚准备落座却过来一个老外,他用英语跟我沟通说这两个位置是留给他朋友的,他们都是一起的,我礼貌的跟他说了 ok 不打扰了,便带妹子到了楼下室内重新找座位,我们在一张小方桌前面对面坐下。

我到前台找服务员拿来了菜单,随意翻了一下,我们一人点了一杯鸡尾酒,便开始聊天,聊工作、聊旅游、聊家乡、聊生活、聊美食、聊宠物….s的反应也由一开始的平平淡淡,变得乐意主动找话题,分享自己的经历。

这个时候我们点的酒来了,接过酒的时候我看到她洁白的手腕上戴了一只紧箍咒款式的银镯子,便让她拿过来给我看看,s没有脱下来,而是直接把手伸过来给我看。

我接过她的手,把镯子取下来,端详了一会儿然后戴在自己手上说:“谢谢你送我的定情信物。” 她笑了,但却没有着急要回去,我便也没有着急取下来,继续跟她聊天。

期间我了解到她是在加拿大长大的,相当于是加拿大华裔,毕业以后回国想自己做事情,父母本来有着很好的工作并且可以给她提供很好的工作岗位和环境,但她却只想走自己的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夸她是个独立的女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并告诉她自己也在从事跟大学专业不一样的工作,并且也是在走自己的路,而不是受周围人的干扰,走他们给我铺好的路,她立马点头表示感同身受。

聊了有好大一会儿,我决定来波测试。

我看着我的酒杯说:“我这杯好苦。” 并且做出了皱眉的表情。

s看了我哈哈的笑了一下,我看着她说:“你那杯看起来还蛮不错的,我来尝一口。”

她听后很合理的就把杯子推了过来,“喏,你尝吧。”

“喏,也给你尝尝我这杯很奇特的苦味,” 我顺便也把自己的推给她让她喝一口。

s 接过酒喝了一口,“哈哈确实挺怪,”测试通过。

“那你平时都喜欢干嘛?” 我问。

“嗯..跟朋友聚聚餐,喝喝下午茶,或者看看电影喝喝酒啊之类的。”

“其实我一直很想去一个地方,但是没有找到心仪的人一起去。” 我若有所思的制造悬念说。

“什么地方?”

“国家大剧院。”

“哦…”

“因为我很喜欢音乐嘛,从小就是在音乐的熏陶下长大的,一直想去感受一下,之前计划过很多次但都被各种事耽误了,就没去成。”我补充道。

“嗯嗯。”

“这样嘛,你明天要是没事的话,陪我一起去,我觉得你是那个让我有感觉的人。” 边说我边看着她。

“额…” s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向了窗外。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我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提出离开,打算尝试转场到下一个地方,我径直走向前台结账,s跟在我身边抢着说:“来,我来吧。”(多合理的一个妹子)

“没事,交给我。” 我很霸气的说。

出了门,我见她步伐缓慢没有急着要回去的意思,便提议:“那咱们附近走走?”

“可以啊,” s回答,并继续说道:“要不我带你去我刚才跟你说的那家永利国际吧,刚才你请我喝,现在我请你喝。”

“好啊。” 我说。

永利国际离三里屯不远,25 楼有一家鲜为人知的清吧,还可以看夜景,是 s 跟她朋友们经常去的地方,我们路上边走边聊,我问她提的那个袋子里是什么,她说是刚买的甜点,我说拿给我来提,她说:“不要,我是个护食的人。” 我皱了皱眉头,继续聊其他的。

没一会儿我们就到了她说的永利国际,从电梯出来后发现这确实是个比较隐蔽的地方。

走廊两边的房屋像是酒店的客房,这时我本想坏坏地调侃一下:“干嘛,想在这里把我灌醉,然后方便开房啊?” 却被两个经过的外国人打断,随后就已经进入酒吧。

进去后发现窗边的外置已经被占了,我们不得不坐在吧台,调酒师和在那帮忙的一个很爷们的“假小子”热情地跟她点头微笑打招呼。

落座后我们翻开酒单,调酒师看了一会儿说:“要不我根据你们的口味,给你们调两杯吧?”

“好,就这么办。”我爽快的回答。

s 从包里拿出一盒万宝路,抽出一根给我,我的手比出微信里那个猫爪的表情包并坏笑地看着她说“丑拒”,她笑着打了我一下然后给自己点上了。

音乐、灯光、烟雾缭绕中的她若隐若现,给人一种朦胧美,我们没怎么聊天,而是静静的享受当下。

我转过头直勾勾地看着她的侧脸,她注意到了,转过头来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我,我说:“没事,就是觉得这个角度的你特别好看。”

她没说话,也没有躲闪或者害羞,而是继续喝着酒,可能是当模特经常被人看已经习惯了吧。

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酒,然后瞟到躺在桌子上的手机,才突然想起来地对她说:“你知道喝酒加什么最好喝吗?”

“什么?”

“我的微信。”边说我边暧昧地笑着把我的手机推到她面前。

“哈哈…” s 笑着扫了我,这时我们才加了微信。

(兄弟们注意,这里就验证我之前说的搭讪更注重的是跟妹子的互动和交流,而微信只是一个联系方式而已,并不是我们去搭讪认识妹子的最终目的。)

在酒吧的这一个多小时里,我们聊的并不多,但是气氛并没有受到影响,我们互相享受着彼此的陪伴,听着旁边的人聊天。

(有时候你跟妹子约会,不一定非要自己绞尽脑汁的去想聊什么话题,很多时候可以巧借氛围来开启一些随机话题,比如这家店的音乐啊、装修风格啊、甚至可以从周围人的谈话中找到灵感。)

期间我有想过去升高关系牵她的手,但考虑到妹子的社交评价以及当时我们都坐吧台,牵手并不是很舒适,因此我决定稳一点,先不急。

走之前我去上了个厕所,出来时 s 已经把账结了,下了楼我们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走着,由于步伐缓慢, s 走起路来婀娜多姿的身影在我面前晃悠。

此时我在想的是,今晚一波带走还是留着明天再继续我们的故事,因为我认为她是一个可以发生一段感情的“潜在女朋友”。

但此时夜色已晚,大概已是凌晨两点,我出于职业习惯,决定还是推进一波,我们继续往前走着,s 突然开口:“你不会打算就这样走回家吧?”

“不啊,我们去找个地方下榻,就我跟你说的北京亮那边吧,明天睡到自然醒就可以一起去国家大剧院了。” 我边说边在滴滴上叫了一辆车,当时脑海里第一个跳出来的附近酒店是北京亮楼下的柏悦,便把终点定到了那里。

“不行,今天太晚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明天下午再一起出来玩嘛。” s 边打哈欠边认真地说。

“我已经叫车了。”

“今天真的太晚了,我好困,明天再陪你出来嘛。” 她还是不同意,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出她是认真的。

“那这样嘛,我都已经打车了,我们先去那边看看,要是已经关门了的话就回家。”

她没有说话,没过两分钟车就到了,我为她拉开车门,我们一起上了车,这边离国贸不算很远,所以不一会儿就到达了目的地。

我径直带她往大堂里面走去,但这个时候,她还是抗拒了,根本没有往里面走的意思,而是说:“明天吧明天吧,今天真的要回去了。”

看她这个样子,我便也没再强求,说:“那行吧,今天先回去,咱们明天再出来。”

如果想走恋爱路线的话,把节奏放慢一点也无可厚非。说完我用手机重新叫了一辆车,s 住的地方跟我比较顺路,我让她跟我一块走。

我们在附近转悠了几分钟,没一会儿车来了,此时已经快三点,我们都已经很困,在车上没有多说话,我自然地跟她十指紧扣,没有抗拒。

回去后在微信上敲定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便休息了,具体内容见聊天记录,这里就不再赘述。

image.png

由于本篇案例篇幅较多 ,我分了两次放出。敬请期待下篇,更包含长期关系处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