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承担交易风险 本广告属商家付费投放 我们商城不承担任何责任

丽江对于很多兄弟来说都是艳遇天堂,然而对我,它像一个符号,记录着我这几年的感情成长。

  我在丽江遇见了许多可以约的妹子,一切都水到渠成,可是我最后,却没有办法去做。

  只是因为,我爱她。

  好像所有的青春故事都始于夏天,而我就像一个永不毕业的孩子,励志于发现和寻找所有青春的美好,并把他们深深地铭刻在心里,仿佛这样夏天就永远不会结束。

  

  我和琪琪的最后一晚,在前年5月的夏天。

  那一夜,正好是5.20。

  那天之后她只是给我发来一条简单的短信“分手吧”,我问“为什么?”

  “我实在接受不了你有其他女人……”

  琪琪是我谈了半年的女朋友。

  从一开始我就告诉了她我的身份,我的职业,以及我去把妹的事情,她没有说什么。

  但当我从丽江回来后,她终于还是接受不了我把“艳遇”当成工作,结束了长达6个月零15天的感情。

  我不想解释,也懒得解释,也许早已习惯这种离别的方式。

  自此之后我一直隐瞒着自己PUA的身份,在不同女人面前扮演不同的自己,就像一个演员,演着永远不会落幕的戏,永远把真实的情绪藏在自己心里。

  从那之后我跟无数女人有过短暂的亲密,但是内心没有一丝的波澜,哪怕最后她们说爱我,我只是一笑而过。

  

timg (2).jpg

  直到今年我遇见了霜,5.20那天我们在一起,又是新的一年夏天。

  第一次遇见是在录节目的时候,我被她174的身高和修长的大腿吸引,后来我才知道她内心是个逗逼。

  记得第一次见面在酒吧,她问我多大时,我告诉她91,她便拿出手指开始“一、二、三、四、五……”最后数完十根手指,她望着我说“天哪!你才15啊!”

  我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傻逼的妹子……”,觉得又可爱又好笑,就因为这个小小的行为,让我对她产生了好感,很快便约了第二次见面。

  后来她来我家做饭,隔天早上,我一大早就出门了,回来后我的房间变得一尘不染,就连卫生间水池里边的污垢,和水斗里的头发都收拾得干干净净。

  

  男人受不了女人的柔情,不管多么冰冷的心都可以融化在无微不至的关怀里。

  所以我跟她表白了,三次。

  后来我们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在一起后我一如既往的隐瞒着我的真实“身份”。

  直到半月前,她说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干嘛的。为什么不马上答应我,就是因为她在等我告诉她真相。

  而最后我却什么都没说,而她依然决定相信我、跟我在一起,并说可以理解我的工作。

  我感觉在她身边没有一点点防备,突然有一种久违的心动。

  她跟我之前遇到的女孩有些不同。

  不是因为她是系花,而是她曾经被她前男友伤透了心。他四年里暗度陈仓脚踏两条船,不断地劈腿和出轨。

  无数次的妥协让她变的像一只受了惊的刺猬,在感情上遇到问题时,便把自己蜷曲成一团,默默地把委屈藏在心里。

  以致于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了我的工作,还默默地在我身边。

  以致于她后来看了我和妹子的聊天记录,还把这些事情藏在心里,依然为我做饭,打扫房间。

  

timg (1).jpg

  面对这样的女人我想重新唤起她对爱的希望,可是跟她在一起越久,我内心就越愧疚,因为我发现她最需要的东西,我却给不了。

  有的人为了忘记一段故事而来,有的人为了重新开始一段故事而来,而PUANEY的一群人却是故事的制造者。

  说实话我很累,但跟霜在一起她可以给我家的感觉,让我的心有了归宿。

  但为了“工作”又必须要重新戴上演员的面具,我知道这是对她的一种伤害,但又无可奈何。

  以致于第一天的时候,我把一个妹子带到客栈但她执意要离开时,我内心不是失望,而是庆幸。

  我想起临走前一天,我说要去出差,霜问我去哪,我说云南。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我要去干嘛,但她什么都没问,只是默默递给了我防晒霜和隔离霜。

  成熟的男人会给予女人期望,善良的男人会给予女人安全,而有一些男人的存在只会给女人造成伤害。

  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在慢慢熟悉的过程中却会有突然的陌生。

  

  第二天晚上我认识了一个叫Z的170东北女孩,晚上我约她和她闺蜜一起来到我们定好的酒吧。

  坐下来之后我把无欢介绍进了组合,让她帮我僚机Z的闺蜜,我们相互介绍以后便开始玩起了游戏。

  大概几轮游戏后我把她转场到外边K-CLOSE了她。

  她说:“来丽江那么久还没有艳遇呢。”

  我识别出这是一个窗口,接着只要隔离她闺蜜就行了(很多人在夜场游戏的时候会忽略跟障碍的共谋沟通,其实这是隔离障碍的关键)。

  

image.png

  回到酒吧之后,又玩了几轮筛子,闺蜜的手机响了。

  闺蜜跟Z说了几句话后,Z回过头跟我说:“我们差不多得走了,我闺蜜她对象在催她回去了。”

  但我发现Z说完这句话后,她和闺蜜都没有动。

  于是我立刻和Z说,你在外边等一下我,我马上过来。

  Z走到了酒吧门外,我坐到了她闺蜜的边上说:“你也看出来了你朋友有点喜欢我。”

  闺蜜点点头说:“那你准备怎么办?”

  “你们住哪里?”

  “我们住在古城外面的宾馆。”

  “你跟你男朋友一起住吗?”

  “不啊,我跟她一起住,我男朋友没来。”

  “哦,这样啊,那我带她在古城里转转,你跟我朋友先玩,在这里等我们,毕竟我明天就走了。”

  “只要她愿意,我没意见。”

  

  来到门口我对Z说:“我已经跟你朋友说了,她在酒吧等你,我们去转转。”

  这一切的夜场操作我早已轻车熟路,在情圣特训营我一次又一次把这套东西交给学员,而我今天也一如既往地亲身演示了一遍。

  很快我一路牵着目标的手来到客栈。

  她嘴上一直说“啊,我们赶紧回去找我朋友吧”但却一直跟着我,我很顺利的把她带到了我的房间,她中途没有任何抵抗。

  我们坐在床上,她靠到了我的肩上,下一步我知道只要再凑过去舌吻然后扑倒,一切都水到渠成,因为过去我已经重复了无数遍,没有一次出错!

  

image.png

  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妹子却主动凑近我的脸准备吻我 。

  那一瞬间我很难受,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丝柔软的地方,那是属于灵魂深处的那一丝纯净。

  我沉默了很久,突然起身穿起衣服,推开了那个妹子说:“你走吧,我有点不舒服。”

  

image.png

  这一刻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合格的PUA。

  “爱情是一种信仰,如果你相信它那么它就有。”

  回到成都后,我想起跟琪琪分手的画面,丽江对我来说就像一个诅咒,于是我立即拨通了霜的电话,但电话那头是长长的沉默。

  直到晚上她给我发了这样的消息: “我觉得我们还是不太适合,在你身上我获得不了安全感。” 那晚我怒了,我觉得她一点都不理解我!

  于是我完全不顾她曾经的伤痛和感受只是自己不停地发泄一直压抑在我心中的情绪。